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黑龙江省档案局新版>> 龙江史话>> 黑土风情
宁古塔风土散记
作者:超级管理员 来源: 更新时间:2009-04-10

      清初的宁古塔地域十分辽阔,是满族、赫哲族以及汉族聚集的地方,而宁古塔城东北则主要是赫哲族的聚集地区,风俗异于内地。
 
  自宁古 塔东北行400余里居住在虎尓哈河、松花江两岸的赫哲族部落,曰孥耶勒,曰革依克勒,曰裕什克哩。这三姓当中各有头目。其少年精悍者,逐渐移家内地,编甲入户,有的成为侍卫,最初穿的还是鱼皮制成的衣服,以后则复服以国朝衣冠,成为异齐满洲(伊车满洲,即新满洲)。自宁古塔东行千余里,住在乌苏里江两岸的 部落曰穆连连,其风俗类似窝稽部。又东二百余里,住伊瞒(满)河源的部落曰欺牙喀喇。“其人黥面……无五谷,夏食鱼,冬食兽,以其皮为衣。”自宁古塔东北 行一千五百里,住在松花江、黑龙江两岸的部落,曰剃发黑金喀喇,共有六姓,其风俗亦类似窝稽部。这些地方均是盛产貂的地方,以上各部落每年均须入贡。由东北行四五百里,住在乌苏里、松花、黑龙江三江会流左右地区的部落,曰不剃发黑金喀喇,每个人都披散着头发,鼻端上贯以金环,以鱼皮兽皮为衣。这便是使犬国 (部)。使犬部的语言与窝稽有差异,没有文字笔墨,平常以皮条记事,大小随之。由东北行七八百里,曰飞牙喀,其风俗与不剃发黑金相同,而赤臀无袴,以皮遮掩胯前。自宁古塔东北行三千里,靠近大海的地方,曰欺勒尔,其风俗与欺牙喀喇相同。以上各地,亦产貂,皆为三年一贡。
 
  除了向朝廷进贡以 外,东边部落还有专门向盛京进贡的,这便是去宁古塔五百里的库牙喇人,其风俗与窝稽相同。这里盛产海豹江獭,每年进贡一次(《清稗类钞》第一册《东北边部落入贡》)。由于宁古塔地处东陲,山川阻隔,贸易不畅。这里虽然盛产貂,但貂皮却卖不上价钱,特别是在赫哲人居住的地区反倒出现了不贵貂皮贵羊皮的现象。 康熙初年,宁古塔贸易主要是易货贸易,用貂换一口铁锅,必须按照锅的大小,将貂装入其中,装满为止。由于对貂的经济价值的认识不断加深,貂日渐减少,以后,一只貂则可以换两口铁锅矣。以貂换马,最初换一匹马,必须要拿出数十只貂,以后,换一匹马,不过用十只貂而已。换良马,也不过用十四五只貂,而且不用 上等貂进行交换。每年到宁古塔进行交易的上等貂有二万余只,而入贡的贡貂则不到这里交易。宁古塔人得到交易的貂之后,再于每年的七八月间卖给向京师卖貂的人。(《清稗类钞》第五册《宁安人易貂以锅马》)宁古塔貂皮虽多,但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穿用的,只有梅勒章京以上职务的才有资格穿用,梅勒章京以下人员冬 季皆着猞猁狲狼皮襖,惟独帽子才可以用貂来做。
 
  宁古塔交通工具有桦皮船,以桦树皮为之,由于船不大,只能容纳一人,用两头桨来划船。如 出海捕鱼,则将船负之海边,置于水中,遇到风,桦皮船则可以自己航行了(《清稗类钞》第十三册《宁古塔桦皮船》)。这种船满语叫作威呼或扎哈,风平浪静时轻便快捷,一遇到风浪时,便令人有几分害怕。有诗为证:“江上威呼独木舟,桦皮小艇更轻浮。行人怕见风波险,独坐船中闭双眸。”(沈兆褆:《吉林纪事 诗》)
 
  由于地域的特点,宁古塔人的饮食食品比较特殊。康熙以前,稗子为宁古塔贵人的主要食物,一般老百姓则以粟为主要食物,因为吃粟可 以增加力气。宁古塔有打糕,其中用黄米做成的比较精致。有饼饵,没有固定的名字,入口即佳也。多洪屯产蜂蜜,贵人购之用以佐食,一般老百姓是难以得到的。食盐则由高丽购进。每年十月,高丽驿使来到宁古塔,由昂邦章京向牛录发布檄文,监督盐商并给其僕马和驿使一起,到三千里以外高丽的会同(宁)府购盐。高丽 亦派遣官员与宁古塔的来使进行交付和接受。除进行盐的交易以外,还进行牛、马、布、铁等方面的交易,随后才返回宁古塔。
 
  这样,每交易一 次就需要五六十日,其劳苦可想而知。满族人得到盐之后,再转手以高价卖给汉人,而自己食用的却是炕头的酸虀水和降霜将菜放在甕中,用水浸火烘之后,慢慢形成的浆来代替盐。宁古塔人不饮茶,这里没有陶器,偶然有一个磁碗,则视之如珍宝,时间长了也不知道它的重要了。凡是器物都是用木头制成的。高丽人制作得比 较精细,非常难得,一般的器物均出自土人之手。匕、箸、盆、盂等生活用具,都是这样,大的如桶、甕,尽管高数尺,亦由自己制作(《清稗类钞》第十三册《宁古塔之饮食》)。宁古塔有一种动物,名曰剌姑(蝲蛄),身形如蝦,两螯如蟹,大可盈寸。捣之成膏,犹如广东、宁波人食蝦酱一样(《清稗类钞》第十三册《宁 古塔之食剌姑》)。
 
  宁古塔人的居住条件比较简陋,类似上古人以巢和营窟的形式来居住。盖房子所需木头一般不用刀斧凿琢,常常是将砍来的 木头直接拉回,“贯以绳,覆以茅,列木为墙,而墐以土”,便成了房舍。这种简陋的房舍必须朝南向阳,户枢向外而里面不用门键。室内必须是三舖炕,南为主人居住,西为宾客居住,北为奴仆居住。牛羊鸡犬与主人及家丁共寝在一个地方,以后才逐渐分开,或用障子隔成内外。逐渐有了庑庐。还有一种小的屋室,在其下面 竖以高栅,名曰楼子,没有槛,用以贮存衣皮,而有槛的曰哈实,用以贮存豆黍。(《清稗类钞》第一册《宁古塔家屋》)
 
  宁古塔人家有丧事,将要入殓这天晚上,亲友咸集,终夜不睡,谓之守夜。丧主需要盛馔进行招待,入殓之后方各自散去。七七之内必须出殡,火化而葬。棺盖是尖的,没有底,中简放置麻骨芦柴及被褥。父母之丧,一年可以除服,不必薙发(《清稗类钞》第八册《宁古塔之丧》)。
 
   宁古塔居民婚礼比较简单,无鼓乐,也无男女傧相。订婚时,男方的父亲跟随媒人前往女方家,谒见女方父母。第二天,女方的父母也跟随媒人到男方家进行答 谢。行聘曰下茶,除具备羊、酒之外,还要备以高桌,铺上红毡,用盘装上茶果、绸缎、布疋陈列其上,多的可以达数十桌。出嫁的时候,如镜台、箱箧、被褥等妆奁之类也都置放在高桌上,用两个人抬着。新妇乘车,必须将红绿绸悬于其上。新妇入门时,只拜翁姑,夫妻之间不必交拜(《清稗类钞》第五册《宁古塔婚 嫁》)。
 
  宁古塔是清代流人聚集的地方,当地满族人称呼有官爵的流人为哈番,而对监生生员也以哈番称之。这是因为宁古塔的习俗以文人为 贵。比较富裕的文人则自己学习做商人,比较贫穷但懂得满语的文人,则代替别人经商,当掌柜。贫穷而又不通满语的文人则给人家当塾师。私塾老师一年报酬多者可得二三十金,少的只不过十数金而已,而掌柜一年的报酬要三四十金(《清稗类钞》第五册《宁古塔以文人为贵》)。这样大批流人来到宁古塔,无疑地促进了宁 古塔经济社会和文化事业的发展。以文人为贵的习俗,使得“江左三凤凰”之一的吴兆骞在宁古塔流放的24年时间里,历任将军都聘请他为上宾,“飞书草檄,纵 情诗酒,无异于在内地。”因为当地的读书人少,吴兆骞一到,官吏子弟及当地土人志在科第者都纷纷向其“执经问业”,而他本人得到的报酬也比较丰厚,可以说 是衣食无忧。等到他在朋友的帮助下赎归遇赦之后生活反倒有些窘迫了,他不但已经习惯了塞外的生活习俗、风土民情,而且江南的溽暑也使他感到艰苦难熬,竟然因此染上肺病而于54岁便离开了人世。
 
  临终时吴兆骞还念念不忘射雉于长白山之麓、钓尺鲤于松花江来供膳,亲手采摘庭下篱笆边的新蘑菇熬汤来佐餐的生活情景(《清稗类钞》第八册《吴兆骞为师于塞外》)。可见宁古塔的生活对他影响之深。
 
文章来源:黑龙江日报
作者:柳成栋
摘编:黑龙江省档案信息网
您是第位访客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档案局 黑ICP备14006409号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

欢迎关注
龙江档案
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