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黑龙江省档案局新版>> 龙江史话>> 黑土风情
山野菜
作者:超级管理员 来源: 更新时间:2009-04-30

    又是一年春草绿。
 
  家乡小兴安岭的山野菜沐着春风春阳和春雨,伴着春月春潮和春花渐次破土了。于是,春山春野和春河之滨,一派嫩绿鹅黄,粉白绛紫……
 
   家乡的人们呢,此刻也都怀揣着一颗颗鲜活喜滋滋的期盼心气儿,手脚麻利地适时备好采撷的刀镰筐篮之类的工具。转天儿一大早醒来,赶紧摩挲把脸,扒拉口 饭,尽可量地往皮口袋里塞,省着带干粮了。一切准备停当,便推开门,操起家什,大步流星地走出门来,张开喉咙一阵张家妹子,李家大哥地吼喊,相互召唤聚拢,尔后,三五成群,叽叽嘎嘎地说笑着上路了。
 
  准确地说,山菜和野菜是有区别的。顾名思义,山菜是指生长在坡度较高的大山中树上或树下 的可食植物,如树枝上的刺嫩芽、五加叶等。树下的猴腿、蕨菜、燕尾、花尖子等。而野菜是指生长在地势较为平坦的旷野里(包括田野)的可食植物,如苋麻菜、婆婆丁、老山芹、黄花、鸭嘴儿、兰花菜等。据说,我们小兴安岭的山野菜不下几十种,行家所著《小兴安岭植物谱》也未必把它们尽行收录其中呢。
 
  有采撷经验的人熟知各种山野菜的习性特点,用不着费多大力气便能找到它们。如蕨菜、猴腿多生在高山坳里的潮湿之处。而老山芹、柳蒿芽等则多长在荆棘丛生的丘陵里。
 
   采撷山野菜时要格外注意两点:一是提防林虱,俗称草爬子。这东西虽然只有米粒大小,却邪乎的很。它专拣人身体的旮旯犄角隐秘处叮咬,有时叮上人毫无知 觉,只能任着它趴卧在那里吮吸人血。待发现它时,它的小脑袋已经深深地嵌入肉里了,拔都拔不出。倘若劲使大了,它的头便留在里面了,阴天下雨便刺痒。更要命的是它们中的一种,虽然比例甚少,万分之几的几率,但一俟被其叮上了,便遭殃了,治疗不及时,重的丧命,轻的也弄个不傻不苶,半身不遂啥的。因之,采撷 归家,千万找个地儿好生检查一下,抖落干净方才保险。二是提防弄混了山野菜和有毒植物。大自然就是奇妙,有些植物外观上几乎一模一样,但性状却大相径庭。比如老山芹,外形几乎和走马芹(俗称)没啥差别,只是叶片上多了些白色的绒毛。但走马芹却万不可食,有剧毒。
 
  若要问起山野菜之中何为 贵,何为好,这却是一件难以回答也回答不准的问题。正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各有各的嘴,各有各的味儿。不过,它们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味道浓郁,营养丰富,无污染。特别是野菜中的老山芹,实在是值得一夸一吃。做法是可以焯了蘸酱吃,炒蛋炒肉,最好是包包子或饺子。那味道是十二分的香鲜,百吃不够。有人曾 对它进行了研究并洞开了香鲜的元素,原来它富含维生素C,竟比家芹高出几十倍哩。
 
  这几年,山野菜愈发受到人们的喜爱且大有供不应求之 势。原因无非是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口味也高了,再加上工业化带来的造成农作物污染的负面效应,使人们感到不安全,便把目光转投到了山野里。这原本是件好事,丰富了餐桌,还有益于人的身体健康。更使得相当一部分采撷者鼓胀了钱包。然问题在于,个别人利令智昏,不念子孙,居然偷偷地干起了有如杀鸡取卵的勾 当:刺嫩芽不待着春日发芽,便在冬日里折下拿到家里,放到水桶中生长。五加叶不是好吃兼有保健作用嘛,索性撸个精光,只剩下一株光秃秃的小树。还有蕨菜、猴腿儿、老山芹等,统统连根挖出挪栽到家,山野资源受到了很大的损害,使得山野菜前景堪忧。
 
文章来源:黑龙江日报
作者:孙林甫
摘编:黑龙江省档案信息网
您是第位访客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档案局 黑ICP备14006409号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

欢迎关注
龙江档案
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