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黑龙江省档案局新版>> 龙江史话>> 人物春秋
东北抗日联军创建人——李兆麟
作者:超级管理员 来源: 更新时间:2014-01-02

在哈尔滨市中心的繁华地带,松花江畔,座落着一个幽静的公园——兆麟公园。这里长眠着一位传奇英豪,他就是中共原北满省委主要领导人之一、东北抗日联军川江人——李兆麟将军。

一九一○年十一月二日(农历十月初一),李兆麟出生在辽宁省辽阳县铧子乡小荣官屯(现灯塔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里。小时候的李兆麟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八岁入本村张武亭办的私学馆读书,九岁入大荣官屯初级小学,十四岁毕业于吕方寺公立高级小学;嗣后,又在荣官屯的私学馆念二年书。十六岁那年,他父亲受官司牵连入狱,不久便去世了,失去顶梁柱的家庭也陷入了困境当中。李兆麟只得辍学务农,在家自学。

一九三○年大荣官屯村长张复俭勒索民财,乡亲们敢怒不敢言。李兆麟得知后,非常气愤,当面提出质问,义正辞严,问得村长无言以对。乡亲们看他主持公道,耿直刚毅,又能文会算,于一九三○年把他选为大荣官屯副村长。李兆麟自幼勤奋好学,成绩优异,又擅长绘画、书法和吹箫,颇受老师和家长的喜爱。辍学后仍经常手不离卷,刻苦自勉。面对日本帝国主义加紧侵占东北、而腐败无能的政府却一再推行丧权辱国的外交政策的严酷现实,使李兆麟感慨万分,他曾在书箱上刻下了“运思出奇,横扫千军”八个大字,用以表达其收回祖国河山的雄心壮志;还画了一幅《大禹治水图》寄托自己效忠于人民解放事业的崇高理想。

一九三○年,李兆麟的姨父张一吼在中国大学读书回家探亲,李兆麟常到张一吼家询问国家大事。他们彼此畅谈国事,抒发情怀。李兆麟还如饥似渴地阅读张一吼从北京寄来的进步书刊。这对李兆麟开阔知识视野、增长才干有很大帮助。一九三一年五月,张一吼在东北讲武堂的同学翟乐全(甘肃人,东北陆军北大营军官训练班毕业生,在东北陆军暂编第一旅王以哲旅长手下当参谋,是我地下党员),因患肺病到辽阳李兆麟家附近的二龙山双龙寺(兴隆寺)庙上养病。由张一吼介绍李兆麟结识了翟乐全。翟向李讲述“五卅惨案”等震惊中外的大事,两人常来常往,感情融洽,志同道合。在翟乐全的帮助下,李兆麟懂得了一些革命道理,决心要走革命的道路。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深夜,日本关东军突袭驻守在沈阳北大营的中国军队,炮轰沈阳城,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发生了。“九·一八”事变后,国土沦丧,山河破碎,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处于危急之中。为了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祖国和人民,李兆麟说服了母亲,自己卖了一车大豆作路费,毅然告别了家乡父老。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李兆麟来到北平,化名李烈生,经张一吼介绍,参加了“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反帝大同盟”,结识了“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担任常委的我地下党员冯基平(冯乃革)和担任执委的夏尚志等同志。李兆麟热情洋溢地介绍了东北辽阳一带的抗日武装斗争形势,迫切要求党去领导这些松散的抗日武装队伍,表示自己重返家乡抗日的决心,博得冯基平、夏尚志等同志的赞许。

根据组织安排,李兆麟回到家乡辽阳从事抗日活动。一九三二年初,李兆麟去北平“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汇报工作,请求党组织派人去辽阳组织抗日武装力量。同年二月八日根据中共北平市委和军委的指示,由地下党员冯基平同志带领李兆麟、杨寿天到东北辽阳县铧子乡小堡一带组织建立抗日义勇军。三月林郁青(李春发)奉胡乔木同志的指示也来到这里。接着张一吼、孙志远、夏尚志、王守贤、丁济阳、魏名胜(关有为)、小周、田黎平、孙乙太、侯新等同志相继也云集小堡一带。因为人、地两熟,决定由李兆麟公开出面组织抗日队伍,他骑着家里的白马联络了辽阳、奉天、本溪一带的“长江队”、“燕子队”、“天地荣”、于志超和“平日队”等山林队。在“为了祖国、民族要打鬼子……”的口号下,这些山林队纷纷表示愿意联合起来抗日救国。同年三月,以“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名义,在三家子陈楚英院内,由李兆麟主持,召开了约有五十多人参加的各队首脑会议,宣告正式成立东北义勇军第二十四路军,下设五个支队,总司令苏景阳,达三干五百多人。定以小堡为中心,驰骋在东至歪头山,南至铧子沟,西至烟台(灯塔),北至陈相屯方圆六十平方里的土地上,与日寇作战。

一九三七年,东北抗日游击战争的发展迎来高潮阶段,也是抗日联军发展的全盛时期。东北抗日联军共建立起十个军,共约三万余人。人民群众对东北抗日游击战争的发展和抗日武装力量的壮大欢欣鼓舞。就在这时,“七·七”事变发生了,日本关东军司令部也制定了三年内消灭我抗日联军的“整肃计划”,对我抗日联军和根据地人民实行疯狂地围剿及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抗日联军因此损失惨重,根据地党组织也受到了严重的破坏。

为保存实力,中共原北满省委决定三江地区的抗联主力部队到小兴安岭西麓开辟新的根据地。一九三八年十一月,李兆麟率领六军教导队和十一军队伍,翻越小兴安岭,向黑嫩平原进发。

在硝烟弥漫的抗日烽火中,在西征的艰苦岁月里,在百里不见人烟的林海雪原里,李兆麟与抗联战士们同甘苦共患难。由于长时间的缺少粮食,他们只能用野草、甚至枯草充饥;没有住所,不得不在零下四十度的环境中过冬、在雪深没腰的冰天中露营。饥饿、严寒及长途跋涉,战士们都疲惫不堪,不少战士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就长眠在皑皑白雪的林海里。每当极端困难的时候、李兆麟总是鼓励大家“我们的西征就快要到达目的地了,大家要坚持,度过这黎明前的黑暗。看啊!祖国在酣战、他们会来救助我们的、斗争到最后一个人、也要等着他们。”

在艰苦卓绝的西征岁月里,李兆麟于戎马倥偬中编写了那首著名的《露营之歌》。歌词中写道:“……朔风怒吼,大雪飞扬,征马踟蹰,冷风侵人夜难眠。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壮士们,精诚奋发横扫嫩江原!伟志兮!何能消减,全民族,各阶级,团结起,夺回我河山。”抗日联军的战士们高唱着这首歌,胸中充满了对祖国的热爱和豪迈的气概,这首歌一直支持抗联的战士们拼搏在抗日救亡的疆场上。

一九四五年,中国人民迎来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但是,中国人民的革命还没有结束。哈尔滨因为其重要的历史和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国民党和我党争夺的所在。接收、解放和巩固哈尔滨对于解放东北甚至全国都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一九四五年十月一日,中共滨江省人民政府在哈尔滨成立,李兆麟任副省长。李兆麟利用与苏军协同作战和拥有合法身份的有利条件,一面配合苏联红军维持地方治安,着手接管日伪政权,肃清敌伪残余势力,一面建立民众团体,恢复社会秩序,振兴贸易和安定民生。他还积极发展党的组织,组建了中共松江地区委员会,抓紧时机建军、建政。当年十二月底,国民党“接收大员”来到哈尔滨,这期间,正是国共两党重庆谈判后的停战阶段。在当时的特殊环境下工作,李兆麟经常与国民党上层人物打交道。由于他经常无情地揭露反动派破坏和平的阴谋和活动,反动派分子对他又恨又怕。

一九四六年三月八日,哈尔滨各界妇女召开解放后的第一个“三八”节庆祝大会,李兆麟在会上发表了与“接收大员”针锋相对的讲话,赢得了会场的热烈掌声。第二天下午,国民党反动派特务将他们忌恨的李兆麟暗杀在哈尔滨道里区水道街九号,时年三十六岁。

国民党反动派特务杀害了李兆麟后,还无耻的开动宣传机器编造不少流言蜚语,妄图诋毁这位抗日民族英雄的光辉形象。但日出云散,天网恢恢,随着全国的解放,杀害李兆麟的凶手终于相继被捕法办。

李兆麟将军被害,噩耗传来,广大群众悲痛万分,对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暴行义愤填膺,群情激愤。哈尔滨市举行了十几万人盛大的游行示威。中共中央机关报和东北局机关报发表了社论和报道,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内战阴谋,抗议国民党特务杀害共产党员的恐怖政策,并召开了三天三夜追悼大会。李兆麟的夫人金伯文同志带着未满三岁的振环和未满周岁的振英为李兆麟将军守灵。在送葬那天,有十几万人为之送行。冯仲云等领导同志和抗联老战士怀着悲痛的心情,重温李兆麟生前编写的《露营之歌》。把他安葬在哈尔滨道里松花江畔的一座公园里,命名为兆麟公园,以示纪念。并为他树起一个高大的纪念碑,上面刻有“民族英雄李兆麟将军之墓”,他的亲密战友冯仲云同志为他撰写了碑文。一九六三年,周总理曾陪同朝鲜贵宾崔庸健委员长向李兆麟之墓献了花圈。

 

您是第位访客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档案局 黑ICP备14006409号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

欢迎关注
龙江档案
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