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黑龙江省档案局新版>> 龙江史话>> 史海钩沉
钉在人类文明耻辱柱上的罪恶
——评《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罪证》
作者:超级管理员 来源: 更新时间:2015-08-14

档案是历史的真实记录。黑龙江省档案馆在整理发掘馆藏日伪档案资料时,陆续发现一些反映日本侵华罪行的档案资料。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为反击日本右翼分子和日本政权个别人逆历史潮流而动,一再否认甚至美化侵略历史的行径,黑龙江省档案馆编纂出版了《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罪证》一书。该书收了大量侵华日军关东宪兵队“特殊输送”档案和有关侵华日军散播细菌造成鼠疫的档案资料,其中有20件“特殊输送”档案为新发现并首次向社会公布。

关东宪兵队作为日伪军警宪特机关的首脑,在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东北实行殖民统治的14年间,形成了大批档案。1945年8月日本投降前夕,七三一部队为逃避罪责大肆销毁罪证,将档案烧毁或埋入地下。现存的关东宪兵队“特殊输送”档案仅仅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这批档案虽然留存数量不多,但保存相对完好,价值珍贵,是揭露侵华日军罪恶行径,尤其是七三一部队利用活人进行细菌试验罪行最有力的铁证。《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罪证》一书收录的这部分档案是七三一部队未来得及销毁而意外遗留下来的。由于侵华日军一直将细菌武器的研制列入“绝密”加以掩盖,因此“特殊输送”档案是记录关东宪兵队和七三一部队相互勾结共同实施罪恶活动的原始文件,是历史的真实记录。

该书由黑龙江省人民出版社出版, 51万余字。内容翔实,文图并茂,有些档案资料鲜为人知。全书共分五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日本关东宪兵队向七三一部队实施“特殊输送”(又译为“特别移送”,即将被捕人员秘密审讯后送到七三一部队用做细菌实验)形成的秘密、绝密档案的译文。“特殊输送”秘密、绝密档案,详细记载了关东宪兵队、东安宪兵队、佳木斯宪兵队和虎头宪兵分遣队等逮捕和审讯苏联谍报员的具体情况,详细记载了关东宪兵队“特殊输送”指令签发和向七三一细菌部队实施“特殊输送”的罪恶过程。第二部分是苏联滨海军区军事法庭审判七三一细菌战犯的供词和审判文献。1949年12月,苏联滨海军区军事法庭在伯力对12名日本七三一细菌部队战犯进行了审判。本书选录了起诉书、部分被告供词和判决书等审判材料。其中被告人山田乙三(关东军总司令)、川岛清(第七三一细菌部队生产部长)等日军细菌战犯供认,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东北设立了细菌实验所,日军参谋部和陆军省在中国东北分别建立了第七三一部队和第一○○部队,并供述了自己亲身经历的人体试验和细菌武器生产等犯罪事实。第三部分是东北人民政府在黑龙江地区调查七三一细菌部队罪证形成的口述档案。这些是黑龙江当地百姓以亲身经历对日军七三一细菌部队的血泪控诉,揭露了七三一部队在哈尔滨等地撒播细菌造成瘟疫的罪行。第四部分是开放侵华日军“特殊输送”档案新闻发布会材料及报道。第五部分是中日两国有关专家撰写的七三一部队罪行研究论文与资料。这些档案资料内容相互印证,为揭露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利用活人进行细菌试验的罪行提供了最原始、最真实的铁证,也为七三一部队罪恶史的研究提供了真实可靠的资料,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侵华日军七三一细菌部队,是披着“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外衣的日军特种部队,是灭绝人性地杀中国爱国抗日志士的恶魔。七三一部队是1936年由日本天皇下令在哈尔滨东南郊平房镇建立的,是世界战争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处细菌战研究试验基地这支部队名义上编在关东军序列,实际上是由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直接领导,石井四郎任部队长,因此又称石井部队。1938年6月,石井部队本部正式移驻平房。1941年8月,石井部队秘密番号改为“满洲第七三一部队”。 七三一部队在日本国内纠集了众多的医学、细菌学专家,拥有三千多名专业人员,大量生产鼠疫、霍乱、伤寒、赤痢、炭疽、梅毒等传染病菌。培养跳蚤、虱子、臭虫也是七三一部队的一项重要生产项目。这支部队灭绝人性地用活人作为细菌试验材料,无比残忍地进行活杀解剖,疯狂地进行细菌试验,秘密研制细菌武器。为保证七三一部队细菌试验所需的活人源源不断,关东宪兵队司令部警务部于1938年1月26日秘密下发了第五十八号文件,对“特殊输送”问题作出规定。规定凡是被宪兵队逮捕的反满抗日人员、谍报人员,经关东宪兵队司令官下达“特殊输送”的指令后,即由各宪兵队秘密输送到七三一部队作为细菌试验材料,残暴地进行细菌试验直至杀害。据不完全统计,其试验方法竟多达几十种之多。据被俘的七三一部队成员供认,从1939年到1945年的短短几年中,以细菌试验的方法就残杀了三千多人。“特殊输送”档案是关东宪兵队向七三一部队输送活人形成的最原始的真实记录,档案全部用日文书写或印成,有油印件、打印件、复写件,还有用钢笔书写的“特殊输送”指令的底稿。“特殊输送”档案原件上清楚地标示着各宪兵队、宪兵分队、宪兵分遣队和关东宪兵队司令部办理文书过程中留下的印记和有关宪兵队司令官原守的亲笔签字等等,所有这些都是在文书处理过程中自然形成的,充分反映了档案的原始性。这些档案真实地记录了关东宪兵队向七三一部队实施“特殊输送”的罪恶活动,如1941年8月6日,关东宪兵队司令官原守签发的第七八七号指令,密令东安宪兵队长白滨重夫将苏联谍报员刘汉升适时“特殊输送”。8月25日17时,东安宪兵队长白滨重夫密电关东宪兵队司令官原守,称“苏联谍报员刘汉升以下七人于8月27日乘20时30分列车特殊输送哈尔滨,请哈尔滨宪兵队进行交接”。哈尔滨宪兵队接收后,将其押送到日本驻哈尔滨领事馆地下室关押,之后秘密押送到七三一部队。“特殊输送”档案具有最原始、最真实的特点,是揭露七三一部队罪恶历史的最有力的铁证,彻底戳穿了日本右翼分子抵赖七三一部队罪恶事实的无耻谎言。

多行不义必自毙。1945年8月,苏军出兵东北,日本无条件投降。七三一部队唯恐暴露其进行试验和利用细菌武器杀人的秘密,将在押人员全部杀害,并将无法携带的罪证全部销毁,石井四郎则将一批资料带走交给了美国。七三一部队在败逃之时,还将大量染有鼠疫菌的老鼠放出,造成了平房地区1946年的大面积鼠疫流行。历史是公证的,七三一部队的主要战争罪犯终于被押上了历史的审判台。在伯力军事法庭以及沈阳特别军事法庭审判中,他们不得不低头认罪,供认了七三一部队的丑恶罪行。七三一部队被永远地钉在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

为了揭露七三一部队的罪行,早在1982年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就批准建立了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收集、陈列了大批七三一部队利用活人进行试验、研制细菌武器的图片和实物证据。在哈尔滨平房区七三一部队遗址,至今仍存有二十余处细菌工厂的残垣断壁。但由于侵华日军在日本投降前夕大肆销毁罪证,之前在我国一直未能发现侵华日军关东宪兵队向七三一部队输送活人的原始文字记载。因此《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罪证》一书的出版让侵华日军关东宪兵队“特殊输送”档案大白于天下,这是批驳日本右翼势力否认七三一部队罪行的最有力的铁证,为国内外深入研究日本军国主义侵华历史提供了新的史料。上世纪50年代初,我国有关部门和专家即开始收集有关日本细菌战犯的资料,揭露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利用活人进行细菌试验的罪恶事实。特别是近二三十年来,国内外对这方面的研究取得了很大成果。这次编辑出版的侵华日军关东宪兵队“特殊输送”档案,不为深入研究和揭露侵华日军关东宪兵队和七三一部队的罪行,提供了最真实、最原始的证据,而且无可辩驳地揭示了历史的本来面目,有力驳斥了日本右翼势力妄图否定日本侵华史的谎言和谬论。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该书的出版再现了那血泪斑斑的一页历史,警示我们不能忘记过去,不能忘记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惨痛教训和耻辱。同时可以教育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让下一代来更多地关注、铭记这段历史,更好地珍爱和平。岁月流逝,曾经的苦难渐行渐远;年轮更迭,曾经的硝烟渐渐消散。历史虽然属于过去,但同样可以昭示未来。只有铭记历史才能不让前人的鲜血白流只有铭记历史才能从中汲取落后就要挨打的历史教训,总结经验只有铭记历史,才不会重蹈覆辙,不让历史的悲剧重演。以史为鉴,面对未来,才能真正激发我们自强不息的动力,才能更好地建设好我们美丽的国家,才能真正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黑龙江省档案局  徐 静

您是第位访客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档案局 黑ICP备14006409号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

欢迎关注
龙江档案
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