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黑龙江省档案局新版>> 龙江史话>> 史海钩沉
那年,阿克塔伊河右岸
——记苏俄红军中国红鹰团和团长任辅臣
作者:超级管理员 来源: 更新时间:2016-07-11

阿拉巴耶夫斯克城今貌(来自网络)

位于维亚镇的阵亡将士纪念碑

现存于俄罗斯斯维尔德洛夫斯克档案馆的任辅臣团长档案资料

在库什瓦举行的红鹰团授旗仪式 (来自网络)

阿克塔河冬日里厚重的雾,乌拉尔山脉苍郁的森林,萧条寂寥的维亚火车,下塔吉尔沿用百年的矿道……这些词汇定位出一个遥远而又陌生的地标——俄罗斯中乌拉尔地区。然而,一百年前,一群鲜为人知的英雄却把这个遥远地域和我们联系在了一起,把一段渐次清晰的历史呈现于眼前……

1918年乌拉尔的秋天格外浓烈。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协约国的胜利而告终,同样宣告胜利的还有推翻罗曼诺夫王朝的“二月革命”、“十月革命”和苏维埃政权。乌拉尔群山之中,阿克塔伊河流之畔,森林、溪涧、村镇、工厂,处处绽放着红色革命绚烂。丛林中的营地,一队由中国籍产业工人整编的苏红军刚刚在卡玛河一带打赢了一场恶仗,成功击退了高尔察克白匪疯狂进攻。这些年轻人曾是一战期间中国送往盟国的30万华工中的一支,他们中的2000余人来到了俄国彼尔姆省的阿拉巴耶夫斯克矿区成为了著名乌拉尔工业区的工人。在华领袖任辅臣的影响下,从接触红色思潮到领悟、信仰马列主义思想,再到为了共产主义的理想而参加苏俄红军为工阶级的政权而战斗,他们逐渐从普通的产业工人成长为列宁同志称赞的国际主义战士。在苏俄国内战争期间1,这支华工武装作为数支参加苏俄红军战斗的中国军团中的杰出代表,曾被最高苏维埃命名为“红鹰团”,正式编入苏联红3军29步兵师,并于1918年10月在库什瓦举行了庄严隆重的命名授旗仪式。

任辅臣是乌拉尔地区中国工人领袖,也是中国红鹰团团长,队伍里都叫他老任称他为“老任不是因为他年龄大,而是在全团中国籍指战员中任辅臣党员资格最老信仰最坚定最有威望。任辅臣生于辽宁省铁岭县,毕业于著名的铁岭银冈书院。1898年沙皇俄国修建中东铁路哈尔滨至大连段的时候,他曾在铁路上做录事(书记员),因工作需要学会了俄语。后来,日俄战争期间,他由于工作关系经常接触俄国的社会民主工党2,也就是之后的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最早受到了无产阶级政党的影响,继而有政治追求、崇尚无产阶级革命思想。1907-1912年在黑龙江工作期间,任辅臣因帮助、掩护俄国沙皇政府流放的布尔什维克党员,参加革命活动,被中东铁路沙俄当局视为眼中钉,欲将其除掉,但在宋小濂等哈尔滨上层关系的保护下,任辅臣得以逃脱。1914年,一战爆发,任辅臣以外交署官员的身份随中国劳工一起来到阿拉巴耶夫斯克矿区。据当时红鹰团的机枪手Ф·希皮岑回忆,任辅臣是1918年年初阿拉巴耶夫斯克由政委谢尔盖·巴甫洛维奇介绍加入俄国共产党的3。他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位华人布尔什维克。华工初到俄国,当地的实业资本家压榨欺辱中国人,工作、生活条件十分艰难。工人工薪不足维持生活,生了病更是无条件医治,只能自生自灭。“老任”精通俄语,他积极争取布尔什维克党组织对中国工人的帮助,还利用自己在当地的影响力最大限度地维护同胞们的权益、改善工作条件。大家都很信任和拥戴任辅臣。当时领导这些华工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他们中大多数没有文化当地语言,也没有权利意识。“老任”一边在同胞中扫盲,教授汉字和俄语,一边宣传无产阶级政思想。他甚至还把党的一些理论著作和宣传单翻译成汉语供大家学习。十月革命后,当俄国内战爆发,各国干涉军出兵苏俄,企图帮助复辟势力扼杀第一个工农苏维埃政权时,这里的中国劳工纷纷自愿加入苏俄红军抗击白匪军,在中乌拉尔(现俄罗斯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一带进行激烈的战斗。

    现今保存的数量不多的红鹰团档案资料中记载着1918年11月17日乌拉尔步兵29师指挥部对它的评价:“上图里耶前线的几场战斗中,红鹰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不论该团身处何种险境,或是敌众我寡身陷包围圈,或是连续鏖战了数天,这些中国籍军人总能凭着自己的顽强、铁纪,以及指挥员对战局的出色判断和卓越指挥硬撑过来。他们的指挥员(任辅臣)每次都能适时地调整战术、扭转局面,重夺战场上的优势。敌人曾偷袭下图林斯克工厂,多次攻击我师腹背,而这些企图都被中国团粉碎了……”1918年8月1日的《乌拉尔工人报》曾有这样的报道:“在我们前线上战斗着来自中国的战士,他们顽强、坚毅、纪律严明、无所畏惧,越是残酷的环境,越能激发他们的战斗力……他们的信条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他们曾夺取彼尔姆,血战阿克塔伊,后又多次将敌军击溃在都拉河和上都拉河一带。光是他们缴获的机枪就可以装备一个师了。他们是我们战线上最好的战士……”时任红军29师师部报主编的П·П·巴若夫说:“这是中肯的评价,否则高尔察克白匪军的报纸也不会都在宣扬‘中国团红鹰团是战场上遇到的最凶狠的敌人,他们异常勇敢,不怕死,擅长肉搏战

    1918年11月,白匪军再次向莫斯科发起进攻。途中,在阿克塔伊河右岸遇到了担任阻击任务的卡梅什洛夫团和29师中国红鹰团。此次作战,在国外反共产主义势力支持下的干涉军和白匪军从武器装备到作战人数都得到了极大提升,战斗力大大增强。红鹰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劲敌。在连续3-4天的交锋中,队伍的战斗减员激增到40%-50%,而牺牲的军官更是达到了70%以上。即便是这样,红鹰团先以骑兵为先锋斩杀敌军,进而步兵近身肉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率先重夺白匪军占领的维亚镇,把战斗力优势数倍于己的敌人打得落花流水、全军溃败、颜面尽失。此战,杀敌近千,俘虏敌兵三百余。这就是著名的维亚保卫战。这场战役的胜利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它阻断了白匪军对彼尔姆至莫斯科的直接进攻,为1919年春苏俄红军东线大反攻赢得了战机,振奋了全军士气。

    1918年11月23日是一个人们永远无法忘却的日子。22日入夜,酣战了数日的红鹰团战士们在维亚火车站的军用列车中整顿休息。镇上仇视苏维埃政权的富农阿霍特尼科夫偷偷跑到驻扎在普拉吉那的白匪军指挥部向敌人提供了这一情报,并亲自为白匪军做向导,带领敌军穿过人迹罕至的沼泽地,趁着黑夜从普拉吉那向维亚镇发动了突然袭击。敌人按计划从沼泽地方向的切口包围了维亚火车站,向红鹰团营地发起猛攻。全团指战员栖身的军列被敌人层层围住,机枪扫射的子弹像雨点似的射向惊醒的战士,团长任辅臣冷静指挥、沉着应战,命令各营交替掩护,伺机给敌人以重创,战士们高喊着“为了第一个工农政权而战”的口号前仆后继,壮烈赴死,无一人降……。战斗由黑夜打到黎明,惨烈悲壮,终因寡不敌众,地势和战机不利,红鹰团官兵全团战死。当时,任辅臣团长左肩臂负重伤,即便是这样,他仍然坚持战斗,直到打光最后一颗子弹。红鹰团的拼死抵抗使得白匪军死伤过半,恼怒的敌人冲进车厢用刺刀将任辅臣挑杀在列车车厢的过道上,牺牲时年仅34岁。

    苏维埃红军总部将领和苏俄国内各界群众对于中国红鹰团指战员的壮烈牺牲倍加痛惜,当然,更多的是敬佩。苏联元帅Ф·И·戈利科夫曾作为红鹰团的战士参加了这场战斗。对于红鹰团的最后一战,他是这样描述的:“在维亚火车站,白匪军包围了我们团。战斗进行了一夜,从始至终,我的战友中没有一人被俘虏,没有一人求饶乞怜。因为红鹰团战骁勇善、战功赫赫,与敌作战中牵制、耗费了白匪军大量的精力和兵力,所以高尔察克白匪军特别仇恨中国红鹰团,认为我团是东线战场上最大的敌人。也正因为如此,此战,我的战友们牺牲时,状况异常惨烈……”4 《共产主义者报》这样评价中国红鹰团:“红鹰团是我们战线上最强的部队。这支中国团之所以有这样顽强的战斗力,在于他们对共产主义事业的无限忠贞,在于全团官兵之间血肉相连、生死与共的阶级感情。”1918年12月28日,刊发在《公社社员报》(《真理报》前身)任辅臣团长的讣告中这样写道:“任辅臣同志在中国工人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他却把在同胞中的影响力和威信全部献给了苏维埃俄国。由他领导的中国红鹰团部队是我们战线上最坚强最忠诚的部队……革命战士们将永远铭记为全世界被压迫者的革命事业而献出了生命的中国人民的儿子——任辅臣同志。”

    任辅臣牺牲后,俄共领袖列宁在莫斯科专门接见了任辅臣的妻子张含光和他的二女一子,对任辅臣团长也给予很高的评价,称他为“卓越的指挥员、优秀的布尔什维克党员、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同时也高度评价了中国工人阶级的国际主义精神。苏共中央领导对任辅臣遗属的生活给予了妥善的安排和长期的照顾,直到他们返回中国定居。苏俄国内战争胜利后,苏维埃政府为铭记赶走高尔察克白匪军所牺牲的苏俄红军的功勋和事迹,在维亚火车站附近修建了阵亡将士公墓和纪念碑。1988年7月,任辅臣的儿子任栋梁受邀到访苏联。他寻遍了父亲战斗过的地方,最后在维亚镇阵亡将士公墓周围,任辅臣团长的牺牲之地,同当地民众一起种了松柏树。青松翠柏掩映之间的纪念碑尤为庄重,碑文写着:中国红鹰团和卡梅什洛夫军团阵亡将士纪念碑。每年的10月25日,最后一支外国干涉军被赶出苏俄的纪念日,维亚镇当地和附近的民众都会来到这里,缅怀、追忆那些为了他们的和平、自由、幸福生活而战斗和牺牲的中俄军人们。

    1958年春节,正值任辅臣团长牺牲40周年,周恩来总理在谈到他时说:“任辅臣同志早在十月革命时期就为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献出了生命,他是我们的先烈,他的革命业绩是我们国家的光荣!”5改革开放后,任辅臣的事迹传遍了祖国各地。1989年11月2日,前苏联驻华大使代表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在北京举行仪式,向中国国际主义英雄任辅臣追授红旗勋章,任辅臣的儿子任栋梁参加了追授仪式。前苏联《真理报》、《乌拉尔工人报》等各大报刊,我国的《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北京晚报》、《瞭望》周刊、《世界博览》月刊、《文物》杂志、《红旗飘飘》以及英国《大百科全书》等都刊文介绍了任辅臣的事迹。

    远方的英雄们,请安息!百年弹指一挥间,中国红鹰团的革命功勋让乌拉尔山、阿克塔伊河作为它的的见证永远载入史册。山常在水长流,中国军人的英魂、军威和不朽精神已经一脉相承在我们一代代人的血液里,彰显在大中华民族的崛起中! 

 

1. 苏俄国内战争,指俄国国内革命战争。1917年11月至1922年10月,刚成立的社会主义苏维埃俄国为抵抗外国武装干涉和消灭国内反动军队进行的战争。

2.1898年3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沙皇俄国的白俄罗斯明斯克成立。后因党内以列宁为首的马克思主义者和以马尔托夫为首的机会主义者的斗争,于1903年分裂为布尔什维克派(党)和及孟什维克派(党)。1912年,布尔什维克党与孟什维克党彻底决裂,成为独立的无产阶级政党,此时仍称社会民主工党。1918年3月,“七大”召开期间通过决议,改称为俄国共产党(布),简称俄共(布)。1925-1952年,称为全联盟共产党(布),简称联共(布)。1952年,改称苏联共产党,简称苏共。

3.出自1987年11月1日的《乌拉尔工人》报对任辅臣题为《世界革命战士》的报道。而国内一些研究人员认为任辅臣是1908年加入布尔什维克党的。  

4.出自1988年7月30日,阿拉巴耶夫斯克冶金厂厂报《冶金家》对中国红鹰团题为《英雄功勋永志不忘》的报道。

5.出自《兰台世界》2005年第8期孙玉梅发表的《任辅臣中外闻名》。

              

 

黑龙江省档案局 孙磊

您是第位访客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档案局 黑ICP备14006409号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

欢迎关注
龙江档案
微信公众平台